洋溢烟火气的湖北,不仅仅在他们的电影镜头里

        时间:2020.02.07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獠牙牙


        1905电影网讯 不久前,小电君在推送中带大家回顾了光影世界中的湖北。


        点击查看文章《因为这些电影,我们期待:湖北,必将灵动回归!》

         

        镜头里的这片土地,可以带我们梦回华丽的盛唐、冷峻的江湖,也能把人情冷暖与生活的烟火气展现得淋漓尽致。电影人在这里记录与创造着艺术之美,湖北也用热情、真诚回馈和感动着他们。


        亲切、豪爽、有担当,整座城市总洋溢着热气腾腾的生活气息。

         

        此时此刻,当我们与曾经到湖北进行创作的电影人再次聊起湖北以及这里的人时,他们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以下为陈凯歌刁亦男董润年叶伟民四位导演的自述

         


        “我对湖北充满情感,希望与你们共克时艰”

                                                   ——陈凯歌(湖北襄阳拍摄《妖猫传》


        《妖猫传》是一个工作时间很长的一部戏,从最初一直到整个影片完成差不多有6年左右的时间。

         

        在这六年中间因为取景地的缘故和其他的工作原因,我去过湖北襄阳大概有二三十次,对当地自然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看着一座塔洪塔坝从当时的沼泽地里慢慢被建设起来,我对那个地方是有感情的。



        特别是现在疫情爆发,作为一个曾经在那工作过的人,对当地的人民、当地熟识的朋友,我内心充满了一种情感。我希望能够(和他们)共同克服困难,共度时艰,这是我现在最强烈的感受

         

        我首先想对我们的医务人员说,在疫情扩散的情况之下,最不容易的就是我们的医务人员。他们每天都要接触患者、接触病人,每天都面临着自身被感染的这种可能性。



        同时,对所有不经意被感染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的人),不管是武汉,还是湖北其他地区的普通人民,我内心深处也有特别大的情感。我由衷地希望这些兄弟姐妹、同胞能够好好的保护好自己,同时也特别希望感染了病毒的患者能够逐渐康复,成功战胜病魔。 



        希望疫情能在一个很短的时间里平复,使大家的生活回归到正常的轨道上去。这个是我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最由衷的良好祝愿。

         


        “洋溢热烈生活气息的武汉,我们的心和你们在一起”

                                                   ——刁亦男(湖北武汉拍摄《南方车站的聚会》


        《南方车站的聚会》是我第一次在武汉拍摄电影,从看景到筹备到拍摄,大概前前后后在武汉待了有八九个月的时间。

         

        武汉有“百湖之城”的美誉,它的湖水特别得多,周边还有珞珈山,它的湖光山色是渗入到日常里的,最常见的一个景致。



        湖北人的性格也非常的热烈和豪爽,是拥有码头文化所拥有的一切的那种外向元素。因为电影是在武汉和周边拍摄的,所以很多片中的演员都来自当地。比如说扮演猫眼猫耳兄弟的常嘉豪、常嘉壮就是武汉人。

         

        在骑行摩托车的过程中,哥哥常嘉豪把手摔骨折了。当时我想这些拍摄可能要延期,没想到他去医院做了手术以后,第二天就迅速的再一次投入到拍摄过程中。

         


        骑行拍摄,刚做完接骨手术的手会很疼,这个我在现场也都能看出来。但是,没想到这个平时嘻嘻哈哈的大男孩竟能够咬着牙能顶下来,这是非常不容易的。


        在拍摄这部电影之前的上世纪90年代,我去过武汉几次。夏天、冬天都有。武汉给人的印象是夏天特别的酷热,冬天又特别的湿冷。同时,武汉也给人一种生活气息非常浓郁的感觉。


        比如说夏天由于天气非常炎热,很多人就拿着席子出来到长江边乘凉,第二天早上才回去,上千人沿着长江躺下来纳凉,那个场面特别壮观。

         


        到了冬天,他们每家又会做很多熏鱼晾挂在自己家门口或者阳台上。所以武汉一方面夏天酷热,冬天湿冷,但同时又洋溢着特别热烈的生活气息。


        这次疫情来得非常突然,好消息、坏消息、真消息、假消息让我也非常的焦灼、焦虑。街道变得如此平静的一个春节,但是我相信每一个人的内心都绝对不会平静。

         

        因为这次拍电影结交了很多(武汉的)朋友。春节期间,我们也都给他们发去了祝福和鼓励的话。有的朋友的家人也在这次疫情中感染了,在这里我也祝他们早日康复,希望他们在工作当中注意休息,保护自己。

         


        同时随着疫情救治的有序进展,随着专家对大家提出的防疫要求和实施,我的心情现在也渐渐趋于平静。过程当中,我及每一个公民都上了一堂公共道德课。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除了学会保护自己,同时也要把自己在防疫过程当中的行为作为对他人负责尊重的一种表现。

         

        救死扶伤一直是医疗工作者的天职,所以我们把他们叫做“白衣天使”。在这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过程中,我们看到这样一群白衣天使在最危险的第一线。所有的这些场面让人感动的同时又非常难过。

         


        在这里我想说你们要保重自己。我们的心和你们在一起,我们也会做好自己的本分的工作,我们一起来尽快的、全速的、全力的打退这次疫情,让社会回归到一个正常的运转当中。

         


        一方有难,八方来援。在这次疫情过程中,国内和海外各界、个人对湖北、对武汉的捐助,都是人们在面对灾难时候的感同身受,实施的一种最大的善举。这种善是我们人类的希望,也是我们社会的希望



        “为你们遭受的痛苦而痛苦,也被你们非凡的勇气所感动” 

                                       ——董润年(湖北宜昌拍摄《被光抓走的人》


        我在湖北的宜昌拍摄了我的长片处女作《被光抓走的人》,算上筹备期大概有四个月。

         

        拍摄过程比较顺利。宜昌给我最大的感受是整个城市的丰富性,非常适合影视拍摄。宜昌既有秀丽的三峡风光,也有现代化的商业街区,还有一些八九十年代建成的居民区,一座城市就几乎可以满足各种类型影视剧的场景需要。



        宜昌人也特别好,民风朴实豪放热情,而且素质很高。对我们的拍摄既支持,又安之若素,普通人看见我们在拍戏,不会来拥堵围观,都很懂得给拍摄留出空间。路上开车的人,只要看到路边有人站着要过马路,远远地就会减速停下,让行人先过。

         

        还有一次我去超市买东西,其实也没买多少,结账的时候,收银员一个劲问我有没有会员卡,能打折。开始我以为她是想让我办会员卡,就说没关系,不用办了。没想到她直接问我后面的顾客有没有会员卡,可不可以借我用一下。后面的顾客还真的二话没说就借了。我才发现,他们真的就是很热心地希望帮我打点折,让我别吃亏。


        (除了宜昌)之前我还去过武汉、黄冈、荆州,都是充满着热气腾腾的美好生活的地方

         


        面对当下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我心情非常复杂。为湖北人民遭受的痛苦而痛苦,也被无数普通人在这场疫情中表现出来的非凡的勇气所感动。

         

        我最好的朋友之一就在宜昌,他是个作家。还有拍戏时合作的演员在武汉,还有其他朋友、同学、亲戚是湖北人。他们现在都还好,希望他们一直好下去。



        (此时此刻奋战在一线的医务工作者)他们是现实生活中的超级英雄,是生命和真理的守护者。请他们在保护病患的同时也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历史和所有人的良心都会永远记住他们

         

        希望大家都保护好自己,一切都会好起来。



        “不管在哪里,我们都是武汉人,都是中国人”

                                                   ——叶伟民(湖北武汉拍摄《人在囧途》


        《人在囧途》筹备到完成差不多是4个月的时间。我还记得是2009年的10月,因为投资方是武汉人,所以他提议我过去。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去武汉。

         

        到达当天的第一顿饭,因为时间很晚了,他(投资人)带我去吃的大排档。有热干面,有牛肉,还有加丸子的甜品。他告诉我都是很地道的美食。那也是我第一次吃武汉小吃,我永远记得那个味道


        2010年1月份(《人在囧途》)开机,我用了1个月多一点点的时间就拍完了。刚好今年就是十年了,但是很多事我印象依然还深刻。

         


        最深刻的是跟武汉人的合作,他们是特别亲切的,在整个拍摄过程中帮了我很大的忙。无论男生女生,都是很“汉子”的性格,(很多时候)我遇到困难和问题,都是女孩站出来帮我解决,很有承担。所以电影才会很顺利的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完成,可以说他们都是好朋友,好兄弟。


        我有很多团队里都是从那时候建立起来,到现在也都有用微信联系。(他们)有的在武汉,有的人在北京,还好到目前为止我认识的人还没有被感染的情况。

         

        但每天听到很多人感染的消息,我特别难受。总会想起17年前香港经历过的SARS疫情。那个时候的香港有多困难,我就能对武汉人现在遇到的困难(有多少)感同身受,就好像是我在亲历。

         


        我很关心他们,希望他们那里的疫情可以被控制住,每一个人做好自己的隔离防护,对疫情起到帮助。医务工作者是走在最前线的,希望他们都身体健康。



        (作为电影人),行业里唯一能做好的就是先停下来、减少人群聚集。不光是我们的行业,任何行业都会面对(挑战)。疫情一定会好起来,等到疫情过去,好的未来就会出现。

         

        一句话:不管我们在哪里,我们都是武汉人、都是中国人。我们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文/獠牙牙